猶記得自己仍在大學讀書時,身邊有一位朋友在當時的師範學院接受培訓準備投身教師的行列,他認為要做一個好的教師就要懂得在學生面前做齣好戲,我當時認為太誇張了吧,怎麼可能要一個有尊嚴的老師如此呢
,自己接觸的老師皆不是這樣子的,他們頂多只要說說一些笑話,我們已經覺得太棒了,更遑論要他們手舞足蹈地去把課本的知識演繹出來。

初出道的觀課觀念
 畢業了,獨個兒進入課室面對四十餘張面孔,課堂秩序之管理、備課材料實踐之過程、突如其來的學生反應、心血來潮的教學靈感……都令這個初出茅廬的我感到手忙腳亂,不知所措,唯有當我回到教員室時,我就不停地向周圍不同的同事問相似的問題,以期儘快歸納出一個獨步單方去解決所有的困難,但其實我心裡真的很想知道:同一班學生會否在不同老師面前有不同之表現?又這些老師們所說的板斧是否真的可行?可惜的是
,在當時的教學文化(不知是否等於其他學校的情況),我想進入其他老師的課室觀課簡直難過登天。反而,因為自己是新人的關係,就必須開放課堂給科主任評核,以核准我能否通過試用期的資格。這樣的模式觀課只會對新丁的我製造壓力及不能提供一個好的環境讓觀課變成一種可以令教學相長的幼苗能夠成長起來。

觀課觀念轉變的機遇
 直至九十年代初期香港經濟蓬勃地增長,其中一個只有兩個人任教的科組老師當中一人離職,招聘廣告已刊登了兩個月也請不到人,我憑著興趣及曾經修讀過便請纓向校長申請轉組,不知道是否求才若渴的關係,我成功了。當時的科組主任邀請我出席他的課堂,在那時候,不用帶甚麼表格,只要用心觀察及反思,我已經學到很多,這包括如何把知識傳遞、如何知道學生不明白老師所講解的、如何回應學生的提問、如何應付不同能力學生的需要等等,下課後與該老師的交流真的很有啟迪,在沒有壓力之下的觀課可以有如沐春風的感覺,可惜的是以當時香港整體學校行政安排
,這是一項奢侈之交流活動,因為不可能讓所有老師每年均有這些空間作這類之交流。

 當我在這所學校裡遇到我人生之摯友,就是第二個機遇令我轉變觀課的觀念。我們有著很多不同之處,不同性格、不同教學年資、不同教學經驗……唯一相同之地方就是我們對教學有一份熱誠及熱情(passion),我們會喜歡幫對方優化課堂設計及教學流程,起初之時是以君子方式進行,即是只動口而不動手,在教員室裡一邊吃零食、一邊批改功課、一邊商談課堂教學理念,後來我們不滿足只停留在講的層次,不如真正地走入相互之課堂作實際之觀課,因為我們都任教全級,我們就能改善每次之課堂,最好的成果就會出現在第四班的課堂裡。在如此氣氛及關係之下進行觀課
,我真的很享受。

教改下的觀課觀念
 近十年,自己有機會參與校內教師相關之培訓工作,觀課作為教師專業發展是不可或缺的一個範疇,當中學會了觀課其實包括很多種形式的,每種形式均有其作用,亦帶來其大小不同之壓力。但面對學制、課程、學生能力之轉變、資訊科技的發展,作為專業教師也許有不少相應之改變以配合現在及未來教學之挑戰,觀課已經不只是作為終極評核這麼簡單,它能夠在教學過程中帶來反思、共同見證集體備課之成效、增強老師之專業協作及交流等等。

 過去有機會參與香港教育城教學示範的分享是自己的一種榮幸,在過程當中我所持的正是與好友交流教學之心態,每每在教師出席不同場合之聚會中聽到你們的回應時,我均很興奮,因為我可以打破地域、時空及學校行政的限制,真正享受互聯網的好處與同行在網上作觀課之交流。

 經過多年的教學體會,我漸漸領略到教師不應該只是做戲給學生在課堂上看那麼簡單,而是要好好活出教師在課堂內外這個角色應該有的表現
,就正如我們的人生有著不同的角色要我們去擔演,或許我們是兒女、妻子、母親、朋友等等,我們也會盡心盡力去做好我們的角色。所以,無論是否有人前來觀課,只要我們努力做好本份,這台戲也會得到我們眼前四十餘位年青的「觀眾」欣賞的。

編者註:錢群英老師在香港教育城「網上教師電視」的「網上觀課」頻道上分享了一節有關通識教學的課,錢老師以啟導者的角色
,透過提問法和小組討論等技巧,帶領學生建構第一身的經驗來審視傳媒的角色及其社會功能,讓他們發展個人意見,提升思考能力,甚具參考價值。有興趣的老師,可登入http://www.hkedcity.net/teacher/teachertv網頁上觀看。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Jan - M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