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慧真 香港浸會大學

 2006年3月16日蘋果日報報導了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對香港觀課文化的問卷調查結果,在323份有效問卷中,超過九成九的學校已推行觀課活動,近八成老師表示觀課能夠改善老師的教學技巧及提高學校的教學質素,近七成七老師認為觀課能建立老師間的協作文化,七成的老師則認為觀課使老師更重視其教學工作。然而,亦有逾四成九老師認為同事間對觀課準則要求不一,超過四成八老師覺得工作量增加,另逾三分一老師表示並不掌握評課技巧,也有少數老師指出個別老師抗拒觀課及害怕影響同儕間的關係。

 這個調查結果,頗為鼓舞,亦肯定現階段觀課文化的推行。然而,在我參與學校發展工作的經驗中,發現不少學校推行的並不是觀課,而是聽課和評課。以上的問卷調查,相信並沒有嚴格界定「觀課」的概念,回應者極可能把聽課和評課等相關概念等同觀課,而出現九成九的學校已推行觀課活動的調查結果。

 那麼,甚麼是觀課?甚麼又是聽課和評課?

 簡單來說,「聽課」是指以觀摩和學習的心態,聽課者留心聆聽課堂上老師和學生的語言交流及互動。一般來說,課完了,聽課者和授課者的責任也完成了,聽課者不一定要把自己的觀察回饋授課者,也不需要討論及分析課堂的教學和授課的優劣。聽課的主要目的,是讓聽課者對授課者的教學進行第一身的觀察。這些觀察有助聽課者拓寬個人的課堂經驗,但不一定因此提升個人的教學素質;對授課者來說,也不一定有助提升及反思個人的課堂教學。

 至於「評課」,它強調評量和考核,並需對有關的課堂教學作出判斷
。因此,評課將形成評課者和授課者間上、下和主、客的相對關係──一方是握有評核權力的評課者,另一方則是需要盡量表現自已的被評者。教育文憑學生教學實習期間,我到學校觀課,本質上就是評課。因為是評課
,授課者必需展示其最強的教學能力,並爭取表現。同時,評課者在課後需要分析授課者的課堂優缺點,對授課者而言,亦有較大壓力。

 相對於「聽課」和「評課」,「觀課」指向另一種學習文化。觀課是課堂上的一種綜合觀察──不只是聽,更以眼觀察、以手收集資料、以心感受和體會當時師生的情緒及互動關係。觀課的前提是觀課者不影響授課者上課,但又全面及積極地參與課堂;並在觀課後,主動將自己的觀察回饋授課者及分析有關課堂的優劣強弱。同時,觀課者和授課者更會一起探討改進課堂的可能性,二者不但關係平等,更目標一致──通過課堂教學
,提升及改善彼此的教學能力和質素。很多時候,在下一節課,二人互換角色,授課者成為觀課者,再互相觀察學習。

 最後,和「觀課」密切相關的是「議課」。它是觀課後的必要步驟,即觀課者及授課者圍繞觀課的內容,開展對話及進行反思,期間兩者可以平等提問及發表意見。相對於評課,議課顛覆了老師在評課活動中「被評
」的角色及「失語」的現象。它強調老師的改進、發展和成長,因此老師不必要設計完美的一課,相反只需呈現個人的教學風格及一貫的教法,並從真實的教學中求取進步,最終強化個人的批判力和反思精神。同時,議課活動更可提升老師教研能力。

 從聽課、評課到觀課、議課,是學校新文化的建構,更是老師價值取向的轉移──通過觀課和議課文化,學校能夠建立優質的課堂教學和對等開放的說話平台,老師則可以較安全地檢視自己、反省自己、改進自己及探討與同工一起成長的可能性。我想建構新的觀課文化,該從檢視學校目前推行的觀課活動開始。究竟我們在推行觀課活動?抑或只是讓老師聽課和評課?我們在建構學校的新觀課文化?抑或要求老師完成工作要求而已


 認清立足之處,調整方向,就是成功的起步。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Jan - M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