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福全 香港教育學院

 葉(2006)在特殊教育需要的研討會中,指出建立香港融合教育文化,未來的挑戰在(1)期望的差距;(2)學生的個別差異;(
3)教師特殊教育的專業能力;(4)學校的資源。這幾方面的問題,相信不單是香港實施融合教育時所遇到的問題,相信其他地區在推行融合教育的政策亦會同樣遇上。本人在今年四月曾帶隊前往西澳洲柏斯作學術交流,並參觀了兩所中學、當地的教育部及全納教育中心。就所看見情況,作一報告,其中資料或對上述的挑戰甚有啟發。

(1)期望的差距
 在參觀Ballajura.Community.College時,曾與一些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傾談,問他們中學畢業後有什麼的去向,其中一個學生很有信心地說,他希望加入勞動市場。他的看法是,升學並不是唯一的途徑,到超級市場搬運貨品亦是一個理想的出路。有這個觀念,可能是他們沒有「
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華人傳統觀念。在香港,無論學科學習成績如何,一般中學生都會以參加會考為目標,待成績公佈後,才決定將來的去向。成績好的,自然繼續升讀中六;成績不好的,則考慮其他的學習課程,目標仍然繼續升學。當然,這種傳統觀念,相信不是一時三刻可以打破,這牽涉到整個社會對沒有文憑人士的看法及其工作的出路
。在柏斯遇到的學生,他極強調本身的性向而作出選取。

(2)學生的個別差異

要解決這個問題,可從校內及班內兩個層面著手:

◆校內方面: 與Ballajura.Community.College相比,香港學校所提供給學生選擇的科目並不多,並缺乏彈性。這所中學,提供給學生的課程主要集中在八個學習範疇:即美術、數學
、英文、科學、健康及體育教育、社會及環境、科技及其他語文。這方面與香港的學習範疇相差不大,但他們卻提供接近六十個科目給學生選擇。第七班至第九班的學生,會有約百分之七十的時間在學習主要的科目,如英語,數學,社會及環境,科學及健康教育,而第十至第十二班則會有較專門的學習。在這一所中學,較香港特別的,是有一個Access課程,主要為那些想進入職業訓練學院、學徒訓練等學生而設立,主要學習的科目包括實用數學、語文、工作學習、獨立生活、工作實習及健康教育等。相信香港未來新高中學制的施行,其中應用學習一科對特殊教育需要學生來說,應會有很大的幫助,因提供更多的學習彈性。

◆班內方面: 香港學校最常討論的就是評估調適。在同一班內,用同一模式的評估,對有特殊需要的學童來說,他們的學習成績會永遠較其他學生落後,從而衍生不少問題,例如低自尊及缺乏學習動機等。其實,香港的學校在這方面已有不少的改變,如加長考試時間、用給分制替代扣分制、口述題目及減少考核內容等,都有在學校施行,但來自老師及家長的阻力仍然不少,主要的看法是對其他學生不公平。在參觀的學校所見,亦見評估調適,其中一個例子是用不同的形式表達所學習的內容,他們根據學生的特長,讓學生可用文字、圖表、動作、圖畫或模型等作答。論據是不同的學生有不同的能力,應讓他們的特長盡量發揮。不同模式的評估,是給予學生在平等的機會下有表現,而不是對他們有優待。

(3)教師特殊教育的專業能力
 從老師口中得知,他們的同事亦有一些頗為抗拒把特殊需要學童融入班中,認為這些學生應在特殊學校或特殊班上課,由受過特殊教育的專業教師教導,會較為合適。因此,他們學校的學習支援教師(learning
support.coordinator)的職責是示範有效的教學方式、與教師合作、給予專業意見及帶領學習支援小組(learning.support.team)等。當然,學習支援教師會定期開會及舉辦講座,讓其他老師知道不同學童的需要,更重要是改變老師對教導特殊教育需要的態度。但這個角色的設立,在英國曾有爭議,因為擔心教師會認為教導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是學習支援教師的責任,把一切責任都放在這位教師身上,這當然不理想,因此
,學習支援教師的角色必要清楚訂出,讓教師清楚知道各人的職責。其實訓輔組亦有訓輔主任,而其他教師也不能說訓輔不是他們的責任。西澳洲與香港的情況一樣,教師們也要在指定的時間完成一定時數的專業發展課程。

(4)學校的資源
 在香港有新資助模式(New.Funding.Mode)協助學校設立輔導有特殊需要學生的服務。在澳洲亦有一個School.Plus的資助模式,主要提供額外資源給學校,以支援有需要學童的學習。School.Plus讓學校進行:

教學調適
非教職人員的調配
專業學習提供
合適服務及支援提供
轉銜計劃
與其學習或工作計劃連接

 其中最大的特色是資助取決於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人數及學校在以下各方面的需要,包括課程調整、評估及報告、合作計劃、溝通建立、社交能力、護理、行動方便、洗手間衛生、膳食、自我學習及精神健康
。每一個項目都有評分,一至六級,第六級為最需要。每一級都有很清楚的準則。政府的教育及訓練部門會就學校的需要程度而作出資助,形式以提供適量的額外教師為主,好處是資源的分配與學校的需要互相配合。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他們能讓高年級同學作為學生的朋輩導師,作為特殊教育需要的導師,是選修科Child.Care的一部分。這樣,願意作為朋輩導師動機則更大。當然,最重要是讓學生知道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學習及行為特徵,從而認識各種教導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方法。在教導人手資源方面來說,這無疑是增加學校人手資源的一種極佳方法。

 上述的意見,並不存在比較好與壞,只希望從提供的資料中,讓學校在施行輔導計劃時作為參考。


參考資料:
Ip, B. (2006). Special Education Policy Development and Direction of Hong Kong. Keynote presented at the UK SEN Conference, 10-11 July 2006.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Apr - 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