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崧好 天主教郭得勝中學


 「陳老師,冠琮被科大取錄了﹗」電話那邊傳來家長喜悅的聲音。一個月前接到這家長的喜訊,我的興奮心情不亞於自己的兒女考進大學


 冠琮先天失聰,四年級時做了耳蝸移植手術,可以聽到聲音了。中一到我們學校時仍有好幾年要去油麻地接受語言訓練。老師和同學都只聽到他二三成的說話內容,他說能聽明我們四五成的意思。中七高考成績不大理想,只能入讀專業學院三年制的高級文憑。惟父親說兒子能完成中七,已經遠遠超出他預期的目標了。跟他兒子情況相似的孩子,一般只能讀到中三,只會用手語溝通。他最開心的是兒子經常在校際體操比賽方面取得佳績,有成功感、有自信,能和一般人一樣與人融洽相處
,有許多好朋友,未來能真正融入社會。現在以優異成績被科大取錄,更是錦上添花。

 融合教育對學校、老師和學生都是一種挑戰。我們的一位中六自閉同學,到現在仍經常在課室與老師爭執,打斷上課的節奏。又不時有班主任來投訴他下課就呆在課室門口,公然等女同學,而這些女同學覺得很騷擾。要處理融合同學的學習、情緒及與人相處等問題,真的無日無之,需要不少人的努力與合作。

 1997年由融合先導計劃到現在與回歸一樣已經十年了。我看到有學習障礙的同學在普通學校就讀,真的要多方面的緊密配合與努力才能順利進行。首先,是家長的合作:父母了解子女的情況,實事求是,與學校合作,信任老師專業。說到底主流學校人手及其他資源都與特殊學校有別,鼓勵子女積極投入新環境,不宜太遷就,也不要有高於他們能力以外的要求。有問題須主動與老師溝通,配合學校的需要給予支援
,這是成功的第一步。

 第二方面是學校。由校長到工友都要有一顆承擔的心,營造一個關愛接納的環境。無論是自閉、失明或失聰等的融合同學都要磨合,不光是設備的配合,最關鍵是整間學校的氣氛文化。教他們一定比一般小朋友付出更多時間、精神、心血,效果並非短時間見到。教育心理學家、社工、家長和老師的緊密合作、諒解,是成敗的關鍵,當然學生本身的努力也很重要。

 最後是資源的配合與運用,教育當局的體諒與支持也非常重要。現在不時以各種數據去評定一間學校成敗得失,但真正的教育能改變一個人氣質、品格、自信、態度,對其他同學正面影響等,有時不一定能以數字去量度得到的。教導融合同學需要更多人手,一間學校不宜有太多不同類型的融合生,老師能集中精神去處理三兩類同學,也不失是一個緩衝方法。

 「我在這兒已經有三年了。在這三年來,我的人生跨進了一大步,無論知識層面或是個人成長方面,我都獲益良多。雖然,在未來的日子裡,仍然有很多挑戰等著我——這意味著我將會度過一個個的關口,不過,這一切都是美好的。」一位失明同學在我的學習生活中這樣寫。

 我看過一篇文章,關於一個人在沙灘上,把被波浪捲上岸的海星拋回海裡,我覺得教育融合同學的態度應該像這個人一樣,不理付出的有多少作用,但深信對與你接觸過的每一個同學,都會帶來重要的影響。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Apr - 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