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娜娜 香港浸會大學兒童發展研究中心

 

 在融合教育的世界大趨勢下,究竟香港的普羅大眾怎樣理解『共融
』這個概念?社會大眾重視『共融』嗎?大家覺得香港是一個共融社會嗎?共融的社群對兒童的發展有利嗎?

 以上的問題,有的與融合教育有直接關係,例如:共融社會是否促進兒童發展。雖然有的問題看似與融合教育沒有相關,但是從一個比較宏觀的社會生態角度來看,融合教育的基礎,除了為發展有特殊需要學生的能力,也在社會各界人士對融合教育所抱的態度和對它是否有認識
。社會大眾對「共融」抱著正面積極的態度,及有一定程度的認知及體驗,是有效推動融合教育的社會性基礎。

 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認為二十一世紀的教育目標有四項:學習理解(learning.to.know)、學習實踐(learning.to.do)、從學習中建立自己(learning.to.be)、學習和其他人一起生活(learning.to.live.together)(Delors,.Mufti,.Amagi,.Carneiro,.Chung,.&.Geremek,.1998)。學習和不同的人一起生活,其實隱含著共融的概念。香港的公民教育委員會亦以「和諧共融」為2006—07年度的推廣主題。在這樣的世界大潮流及香港的社會環境中,香港的社區人士認為共融是甚麼?建立共融社會的條件是甚麼呢?

 根據一項在2006年7—8月期間進行的『共融在香港』研究(
Treats,2007),以街頭訪問及問卷調查的形式,在全港六個不同的地區,訪問了610位香港的各界人士,有小學生、中學生、大學生、專業人士、社工、教師、長者等。其中306人接受街頭調查訪問,另外304人透過問卷調查參加。調查的問卷包括以下:(一)「共融」是什麼;(二)列出一個「共融社會」應有的五項條件;(三)如在一個缺乏「共融」的社會,身邊會出現怎麼樣的情況;(四)個人,家庭、學校、政府、社會服務機構、商業機構或其他組織,或團體可以做些什麼來促進「共融」等。

 結果顯示少於40%參加者同意「香港是一個共融的社會」。社會工作者比教師或父母較少同意香港已是共融社會。90%的參加者認為「香港是一個共融社會」對他們來說是重要的,因為他們希望能生活在一個和諧、平等及沒有偏見的城市。被訪者表示,「共融」有助培養兒童的正向個人性格發展,促進認知及溝通能力,以及建立積極的人生觀


 80%的參加者期望共融社會的市民擁有正面的生活態度,例如:互相尊重、表現出接納、欣賞、關懷及諒解等。約三分一的被訪者認為共融社會是和諧、擁有平等的權利及義務、有良好的管治及發展。共融社會應該沒有歧視與偏見。反過來說,一個缺乏共融的社會則充滿矛盾和暴力。

 當被問及「共融是什麼」時,86.7%的參加者的共融理念大約可分為13個範疇,包括:共同生活及學習、和諧、接納及欣賞、個別差異(不同種族、國籍、文化、背景、能力等)、分享或互利、諒解、平等、關懷、沒有歧視、沒有衝突、快樂、沒有偏見、自由等。簡單來說
,參加者將共融界定為不論個人不同的背景,大家都能和諧地共同生活
,互表尊重及欣賞。約有一半的參加者能同時講出2至3個有關共融的範疇。社工及教師能說出多一些的答案範疇。

 超過一半的參加者表示,政府在推行社會共融方面的角色最重要,因為政府是社會的領袖,擁有制定相關政策的權利及資源。在個人層面方面,可以先發展以增強個人在家庭及學校環境中,對推廣共融的自我效能及信心為目標的培育計畫,向公共及私人企業推廣共融培訓亦需加強,例如可多提倡企業的社會公民責任。共融社會的創建實在有賴多方的共同力量,鼓勵大家對共融概念有正面的闡釋,體會共融社會所帶來的正面感受,以及強化實踐共融的行為。融合教育的基礎在於一個接納及尊重個別差異的共融社會。


參考書目
Delors, J., Mufti, I.A., Amagi, I., Carneiro, R., Chung, F., Geremek, B. (2nd ed.). (1998). Learning: The treasure within (pp. 85-96). Paris: The 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Publishing. Treats. (2007). Research report on integration in Hong Kong: A descriptive study. Hong Kong: Treats.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Apr - J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