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憶華 香港教育學院

 最近15年來,香港的家校合作有相當的進展,無論在數量和性質上都有很大的改變,究其原因,可分為四方面。首先是教育普及和人權意識提升,家長及社會人士要求學校有問責性、高透明度和給予參與的機會;其次是本港出生率下降,增加了學校間的競爭和教育市場化的趨勢,家校關係對學校的發展,甚至生存,顯得相當重要;第三是愈來愈多研究顯示
,各類型的家校合作,會帶給教師、家長或學童一些教與學的好處;最後
,不得不提的是政府的推動。

 政府在推動家校合作方面有兩項重要的措施,包括1993年成立「
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和1997年設定「學校家庭社區聯繫」作為學校評估的指標之一,這些做法充分表現政府對家校合作的重視和推動的決心。另外,政府分別於1998年及2000年成立了「優質教育基金」及「家長教育基金」,這些財政支援成為了催化劑,鼓勵學校嘗試不同形式的家校合作;政府亦於2004年通過校本條例,要求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加入家長校董,進一步使家長參與學校教育的角色由教導者、學習者和義工,延伸至決策者。

 下表回顧了香港15年來(1992至2007)家校合作的進展和挑戰,本人參考了本地文獻、政府和學校網頁、學校探訪及多年來在師訓或家長課程中接觸學員所得,並採用了Joyce.Epstein的六種家庭學校社區的伙伴關係作為分析架構:

家庭學校社區
的伙伴關係
進展 挑戰
1992 -2007
家長教育
學校不但認同家長教育的重要性,更接受其推動的角色
;學校和志願機構在家長教育的合作明顯增加。
貧窮家庭及有特殊需要的家庭日增,傳統的家長講座/課程對家長吸引力已大減,學校如何去釐定家長教育的策略和更新其形式,去配合不同背景家庭的需要?
溝通
家校溝通內容漸趨正面,溝通形式比以前多元化,非正式的溝通增加,學校的透明度亦提升。 學校對家長的溝通以問責為主,較多「印象整飭」(impression.making),在教師及家長愈來愈忙碌的日子裡
,學校如何去增加雙方在學童學習和成長方面的溝通?
學校義工
絕大部分學校均已成立家教會,大部分學校已有家長義工,義工工作得到家長和教師歡迎,成為學校的助力。
  • 許多家教會的運作及其活動未能針對家長的需要-對自己子女的關注
    ,如何提升家教會的兼容性和效能?
  • 家長對學校的支援主要是「邊緣化」的事務,如何利用和發展家長資源去提升教與學的效果
在家學習
不少學校推動親子閱讀,孩子各類興趣的發展受到不少父母的重視。 學校的功課形式仍較傳統,欠缺親子互動,家長在子女功課方面仍主要擔任監督角色,很少得到學校適當的指導去協助其子女學習。
決策與倡導
政府立法規定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家長及其它持分者參與學校決策的機會增加,家長地位提升,教育議題更受社會重視。
  • 如何在立法後重建政府與辦學團體的合作關係
  • 不同持分者如何在法團校董會合作?
  • 如何將學校管治的重組和教與學的提升結合?
社區協作
學校與社區聯繫趨增,學校更多利用社區資源去為學童提供學習機會,擴闊其視野和豐富教學內容。 學童的成長環境並不理想,如何建立一個健康的社區環境?如何促進商教合作去提升學與教的效能?

 過去15年來,香港學校的家校合作在上述許多方面,都有一定的進展,可惜較缺乏「在家學習」方面的合作;英美的研究顯示,「在家學習
」方面的家校合作是最能提升學習果效的(Topping,.2000.;.Henderson.&
.Mapp,.2002)。事實上,大部分家長非常盼望知道怎樣可以「在家」有效地協助子女學習,但他們卻「有心無力」;不少家長由於用法不當,不但未能提升子女的學習表現,更傷害了親子關係,帶來不快;在指導家長和引入家長參與子女學習方面,教師最好能夠多鑽研,花一些心思和時間,例如可以設計一些有趣、實用和以學生為主體的親子互動功課,教師若能有效地引入家長去協助子女的學習,可收「四兩撥千斤」之效。


參考文獻
Topping, K. (2000). Parents as reading tutors for first graders in Brazil. School Psychology International, 21(2), 152-171.

Henderson, A.T., & Mapp, K.L. (2002). A New Wave of Evidence - The impact of school, family, and community connections on student achievement. Austin, Texas: South West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Laboratory.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Jul - Se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