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秉恩 聖匠中學

 據前教育統籌局(2005)所述,新高中課程和有關學制改革的主要目的是要令學生的學習更有效益。它的特點包括:1)提供「3+3」中學學制,讓所有學生都能接受六年的中學教育,提升整體香港人均教育水平;2)由一個考試(香港中學文憑考試)取代目前的兩個公開考試,即減少須連續參加不同程度公開考試的壓力;3)在新高中課程架構下,學生的學習可以更多元化,學生有必修的核心科目、有按興趣設計的選修科目,也有促進全人發展的其他學習經歷,而且上課時間分配可按各校需要而調動;4.推行更多樣化的評核和匯報方式,使評核
更能準確反映學生的學習能力,更具意義。

 相信大部分市民和教育界的朋友都會贊同上述課程的設計理念,而且也樂意看見政府對教育改革的決心,但要將如此龐大、牽涉面如此廣泛而影響深遠的課程、評核與學制三大改革,由諮詢期到開始實施只有短短五年時間(即由2004年10月發出諮詢文件到2009年正式推行第一年新高中課程)便在學校施行,難怪教育界同工對推行新課程
、新學制,甚至即將推出的校本評核都十分憂慮。

 教協認為,教育界最擔心是當課程、學制和考試三大改革同時進行
,困難絕不能低估。當2012年學校面對有兩批學生,修讀兩個不同課程,應考兩個不同的考試,一同升讀大學,他們擔心會引起極大混亂
;無論中學和大學,在教師人手、校舍設備、課程銜接、行政安排等,都會困難重重,而且校本評核是否公平、是否為家長或社會人士接受亦屬未知之數。總結教協的意見是認為新學制的細節推行是成敗關鍵,不能掉以輕心。

 教育評議會在今年中曾向89間中學就新高中學制進行了問卷調查
,據調查發現,九成一受訪教師擔心推行新高中課程會使工作量增加而感到壓力;對於2016年全面實施校本評核,逾七成校長和教師表示不同意,並認為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不能舒緩學生應付公開試的壓力;四成七受訪校長憂慮在新高中初期,校內未有足夠的通識科教師,也有校長因為通識六個單元的內容涵蓋面大,對教師要求高,擔心將來在教師調配方面出現困難;有近五成受訪校長和教師亦反對規限英文中學必須以英語教授通識科;近六成七受訪校長、教師不同意教育局建議為學生備妥學習檔案......

 綜合上述教育團體意見,大部分教育界同工對新高中學制與課程改革存有很大困惑與疑慮。以我個人觀察和分析,學校界別對新學制的恐懼是可以理解的。從宏觀角度看,他們所面對的困局是:他們擔心改革並不一定能帶來預期的效益,他們恐懼有關改革會令到原有的課程、教與學的習慣和教學秩序徹底改變,感到不安。特別在一些收錄較低成績組別的學校,有同工甚至會因校本課程重組,以致影響某些科目萎縮而須作個人專業轉型,否則連職業也不保。因此,教師們為了要重新適應教學生活和應付這個教育巨變,除了個人要接受額外培訓外,還要集體進行校本課程規畫、人力資源調配和應付各種因轉變而新增的工作量,身心疲乏,壓力很大。

 微觀地看,學校最擔心的是新學制的改變可能會影響公開考試的成績,直接影響校譽,影響收生;教師因需重新適應工作而可能導致短期教學質素下降,而且為要決定某些科目的去留,亦可能會導致部分教師會提早退休、轉職,或為教學專業轉型,甚或在爭議過程中引起人事上的衝突、糾紛,利益爭持和人心不安。再者,學校為要應付334學制與課程的改變,他們在籌備當中可能還有以下的憂慮:

學校須面對許多不明朗因素,有學校須由現在的非平衡班級結構轉變為平衡班級結構,以致有學校會擴大班額,也有略作收縮。因此可能導致部分教師流失和須作人力重新調整、資源再分配、校舍設備添置或重新改動、課程改動、科目改變等,以致牽動內部矛盾、分化;
因334的新課程要求而改變各科原有評核的方法,教師須重新學習,為新評核方法釐定準則,提出方案實施並監察其成效
,同時須為保證其評鑑質素而作持續評估,大大增加教師的工作量;至於有關新推行的校本評核辦法是否公平,如何減少校與校的主觀差異亦屬教師關心的議題;
學校在制定高中課程的選修科目時,他們是否應該照顧新高中學生的學習需要,還是應該先考慮現有教師的專業需要?究竟是應考慮現有教師人手的專業而去設定選科,還是透過普查按學生的興趣而設定選修科目?以一些有可能式微的科目為例,若按學生意願選科,有關科目的教師可能會被迫提早退休,否則他們便要趁早進修並作專業轉型;然而轉型亦需要時間,但如果學校在過渡期中硬性規定學生選取某些科目而令到有關教師可以延續教學生命,卻可能犧牲了學生的成績甚至未來的職業發展。如何取捨?
在課程設計方面,學校是否應該提供一個均衡的課程,好使學生在整個六年的中學生活中可以獲得全人發展?因此在時間表的設計上,便會有不同的取捨。正因為這個取捨,可能會導致減少了某些應試科目的課節,最終影響到部分同學在沒有足夠準備下應付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整體成績或會因此而較預期低落。又還是學校須考慮設計一個以應試為主的課程,好使學生能順利升讀大學?如何保證?怎樣平衡這個需要?
若某校屬區域中受歡迎學校,如何保持學校現有的課程優勢而不會因新高中課程而出現學習危機?怎樣確保初中與高中課程銜接之餘,又能照顧到校內不同利益團體的需要?不同成績組別學校如何自處?
對於一些第三成績組別的學校,推行新高中課程是否可以成為契機去改變現有課程設計,減少工藝科目而設法全面提供與文法中學相同的學科,務求擺脫「Band3」的標籤效應?又或是實事求是地仍按照學生學習能力和興趣去提供適合他們學習的科目如工藝、商科或應用學習科等?

 以上種種,只反映部分教育同工的疑慮,歡迎大家一起交流經驗,為辦好新高中課程改革而努力。共勉!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Oct - D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