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為天 教育評議會

 雖然新高中課程的具體實施日期是2009年9月,但各中學已密鑼緊鼓地為這重大改革作出準備。然而,社會大眾卻對此影響深遠的學制及課程改革不大了了。新高中改革,牽涉到數代香港人的教育成長和每年大筆的教育投資,教育界以外人士亦應予以關注。

 當局常以334學制來概括新高中改革,這說法實有誤導之虞:第一,大學三年改四年不應是高中改制的主要參考。現時政府只提供不足兩成的資助學位學額,故此新高中要照顧的,還有八成將被拒大學門外的學生。而中學畢業後的其他升學途徑,更是五花八門,並不一定是四年制。故此,也無須將四年制大學的4字連在中學學制改革之中。

 第二,在新學制中,本港的中學雖然仍可分為強迫教育部份的初中三年,及新高中學制的高中三年。但是,估計八、九成初中學生,都只會透過校內評核升讀原校的中四,情況如他們中一升中二、中二升中三的情況一樣。現時,教育局也鼓勵一些中四班數少於中三班數的中學,轉成平衡班制,以便學生可以中學「一條龍」。故此,實際效果就是絕大部份學生會在一所中學堻s續就讀六年,初高中只是分班和課程的分別,就算中三讀高中課程亦未嘗不可。所以,與其說中學33制,倒不如說六年制中學更適切。

 明乎此,便了解到新高中並不是334,而是由今年中一學生開展的新中學學制。這個幾乎直通的六年中學歷程,究竟是通不通呢?

 學童在小學及初中的學習成長,正所謂「性相近、習相遠」,到十三、四歲時確實存在學習能力和興趣的差異。所以,中外很多中等教育學制都會在這個階段作恰當的評估及分流,如國內、台灣、日本在初中三年後,要經歷公開考核升入相應水平及發展方向的高中學校。美國各州的學制並不統一,一般學生會在第八或九級後升讀高級中學,在此界面便產生了分流的作用。

 至今,本港仍設有高中學位的分配機制,學生亦可選讀就業性較強的院校。然而,現實的情況是未有高中學習基礎能力的學生,大多數仍會升讀主要教授傳統學科的高中班級。故此,現在實際的分流只會在中五會考後出現,而未來新高中則更會延後一年。可以看到,其他國家地區的高中課程及相應的評核可以分流處理,因材施教與學習;而本港的高中課程則要面對差異極大的學生,顧此失彼。在新高中課程中,學科學習能力高的學生,不會學到如現在高考的高深程度;志不在學科學習的學生卻要在中學捱足六年。此等情況,當然可以用漂亮的理想說法來掩蓋,但實在「兩頭不到岸」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課程難以照顧學生,而照顧學生的教師又如何?1998年的台灣
,當時的教育部長林清江說到:「教師是推動『教育搖籃』的手,在教改過程中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任何教育改革,若得不到教師們的接受
、認同和配合落實,是難有成效的。」接著在全球教改聲中,各地教育領導人均說要與教師同心協力推動教改。2004年的香港,當時的教統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說到:「學校是實施教育改革的現場,而教師是教改的載體。」2007年的教師節,現時的教育局孫明揚局長只有說:「各位盡心盡力地教導每一位學生,為推動教育改革而努力,實在難能可貴。……我們將盡力營造一個較穩定的工作環境,讓老師可更安心工作。」

 但我們真的可以在新高中學制及課程中更安心工作嗎?當局希望學制改革及課程改革同時到位,故此在新高中課程及評估亦同時推出重大的改變:必考「通識教育」、減少修讀科目、全面執行校本評核等等,匯集的改革項目對中學教育作出空前的震盪。教育評議會在2006年11月收集中學校長及教師對「校本評核」的看法,共收到超過二千份回覆,反應的熱烈,創教評會此類型問卷調查的紀錄。問卷結果是過半表示在現時建議的人手及資源下,任教科目的校本評核不能或難以進行
;近六成更對任教科目的校本評核的公平性毫無信心或欠信心。再者,近三百份回覆有書面的意見,絕大部份是反對校本評核的執行。

 在調查中,一名前線教師寫下:「教改已令學校和老師水深火熱」
。孫局長若真的「讓老師可更安心工作」,只要進行一個無預設傾向的全體中學教師問卷調查,便可了解新高中課程在前線發展的窘境。若真的是課程不到位、教師無默契,接著十多年的中學教育確叫人擔心。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Oct - D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