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學光 中學教師

 近年,大部份教改措施都沿著同一路徑滾下來。原本是好的理念,經過多年討論、部署,再加上官員更替,最終不是變了質就是詮釋論調改了。結果,前線當然感到不是味兒,過程投入的精神和努力也泡湯了


 筆者從一開始就認為對於弱勢學校而言,推動母語教學和施行三年初中、三年高中是有利的。所謂弱勢中學是指取錄大量基礎薄弱、學習動機低、甚至能力稍遜學生的中學。這類學生往往欠缺家庭支援或社經境況欠佳。使用母語學習是可以降低學習難度,從低學起。三三制讓學校有更多時間,激發學生向學心和促進學生改變學習態度和模式。條件就是配合課程改革,令學生見到可達到的目標。因此,在上個世紀開始探討334學制改革時,筆者是抱著歡迎態度的。縱使預算教師在轉型和再培訓上有頗多困難,為了第三組別學生有更具體的學習前景,都是值得的。所以在早期當政策出台時,可說得上對弱勢學校帶來不少機遇


 除了前述的兩個度向外,依學制改革的理念,通識教育課程以「通
」為本和以「多元思考」為重點,確是有助能力較差的學生裝備自己適應社會要求。而應用學習的概念更是為不適合在傳統學科學習的學生有個寄以厚望的學習窗口。四加二的架構有助能力稍遜的學生更專注地學好四個主要科。這些都是當年被認同為弱勢中學的機遇。

 可是在幾年的過渡期中,我們見到這些機遇都漸生危素。通識教育科的考核模式仍沿用傳統紙筆,學生要表達自己的觀點和意見靠的是書寫;弱勢學生一般最不理想的就是語文表達。結果共通能力就讓路給了語文能力!而通識的多元學習方式和「重要學習經歷」的參與,卻繫於家庭經濟的支援,對弱勢學生也是難以跨越的。應用學習的演變更是駭人,不少建議中的早已變成另類高檔學科,能力較弱的學生根本難以踏上門檻;更遑論不算相宜的學習費用了。這些分析早已見諸報章和研討會上,對弱勢學生而言是很困難的。再者,三年高中的水平一定比中五會考為高,但這些年來卻未見有像樣的學習出口建議出現,為無法完成三年課程的弱勢學生建構其他升學機會、或者二次機會。欠缺了系統上連通的可行路徑,部份弱勢學生只會多呆坐一年才離開學校。這對學生
、學校、社會都是危機。

 更大的危機是適齡學生人口大幅下降,官方奉行的是市場機制──縮班。這個以實況檢定的生死存亡關卡,導致弱勢學校大力發展市場推廣業務,甚至挖空心思去吸納學生。在課程變革、調適過渡、中長期策劃等變革成功投資上,卻沒有空檔去計劃和推行。在新制度下,學校的可預計困難真的是很多很多,但縮班陰影卻揮之不去;也汲納了不少寶貴資源去防禦。更甚者對於弱勢學校,連有心有力有經驗的老師也留不住,因為學校沒有未來,老師又點會坐以待斃呢!

 總括而言,過渡期過去了一半,在全民皆培訓的熱鍋中,弱勢學校嚐到的風味並不一樣。理想的「334」遠景不清,而面對的危機就一大堆;尚未計算資源不足的實況,因為弱勢中學一般都是融入了不少SEN
學生哩!回應文首,新學制的理念是很好的,但好結果是需要有刻意配套的政策支援下才出現的。不然,弱勢學校只見到「危」而等不到「機
」。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Oct - D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