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冬柏 新會商會中學

 擾攘了多年的3-3-4學制變革,始自官方發表諮詢文件以來,各方面的回應多如牛毛,然而大多數來自教育界如校長、教師、評議團體、學者、官員和家長。學生方面的回應比較少,即使有都是來自大專學生。早年我曾問學生意見,作為未來規劃的參考;據知不少學校都會向當年中四五學生徵詢開科意見,但他們並不會修讀三年制新高中課程


 因緣際會地同兩位中二同學(第一屆升上新高中的學生)聊起新學制,並就幾個問題要求他們發表一些看法,原來也頗有趣。

 首先,對於他們而言,「新學制」是甚麼呢?簡單地說除了3-3-4就沒有其他。雖然政府在廣告上無所不入地宣傳,可能對象不是他們,所以他們並沒有收到任何訊息。至於學校,在他們入讀時刻意講解新高中的記憶;早已化為一次集會,別的也接收不多,始終是三數年後的事!

 當了解多一些後,同學的歧見就出現了。一位同學認為能夠直上中六是件好事,但少了一次考試,恐怕考試壓力大了很多;另一邊廂的同學表示很高興減少一次考試,卻又嫌少了一次篩走別人的機會。結果易升中六的賣點卻被理解為「增加多了競爭」。看起來都頗自相矛盾。肯定說,考試始終是學生的關注點。但他們對考試深淺都有分歧:一位同學認為多人考的試多數會比較淺,說不定比現時會考要淺些;另一人卻理性地指出,應該深了,因為比會考多讀一年。

 在學習方面,原先同學都覺得多了一年高中生活,應該有「著數」
,因為可以學多一些。然而經介紹新學制下學校開科的情況時,不約而同地認為只能修兩至三個選修科,豈非不多而是少了嗎?作為老師可有想及學生的思路呢?再問「你知否通識的學習要求嗎」?能夠回答的原因是學校在初中已開設一科「通識人文科」。可惜的是,同學並沒有很多渠道接受到未來通識教育科的學習和考核要求。再一次證明,濫發單張和小冊子並不奏效。不過,談及將來要自己做一份獨立專題研究時,兩人都洋溢出少許開心。反映出同學始自小學起,「做專題的不快感」有機會掃走──往往都夾上一些不事生產的組員。「重要學習經歷」的要求,倒也得到同學的認同。因為光是讀書真是太悶了,多些學習活動有助充實高中生活,尚算投出支持票。

 對於同學而言,準備過渡到新高中學習可能是被動式,也可能是被忽略的。縱然不少學校已從課程設計上著手,讓同學接觸通識、自主學習、運用多元化策略等。但在學生的角度來看,都是一種學習,無法與舊課程作比較。或許老師需要多找機會向學生解釋新高中的改變,尤其要從學習態度和學習重點上提供更多諮詢,讓這批「白老鼠」可以學得開心、學得其所。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07 Oct - D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