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玉清 香港教育學院


 本期《教師中心傳真》的主題是:「港孩、港父、港母」,乍看是一個大熱且討論得有點濫的議題,回心細想,尚有些許可說的。

 首先是議題中的「港」字,「港孩」現象絕非香港獨有!可以說是在經濟發達的亞洲國家中,華人社會都普遍存在的狀況。國內在「一孩政策」下,問題早已浮現;台灣、星加坡亦有不少親職教育工作者就「小王子」、「小公主」、「怪獸家長」、「直升機父母」加以評論;甚至遠到美加也有人對「虎媽媽」口誅筆伐,可見問題非本港獨有。

 其次,想從「雞先」或是「蛋先」這次序作探討。個人認為必先有「港爸」、「港媽」才有「港孩」。理據是:孩子的小生命是由父母帶到世上的,培育教養孩子也是父母的責任,孩子的一言一行,父母均責無旁貸,「港孩」的種種行為表現或問題,究竟是由誰引發的?是先天?後天?總之,簡單直接問一句:誰主導/誰寵壞了誰?

 我這樣想,這樣說並不是要為「港孩」平反,而是希望與大家從另一個角度思考此一現象。「港孩」是二次世界大戰後嬰兒潮的第四代,物質生活自是無話可說:兒童節(不論是四月四日或六月一日)對今天的孩子來說並沒有甚意義,平常他們天天都在過節!基本上,他們不會有任何物質上的欠缺,可以說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不待孩子開口,做父母的早已先想盡辦法為他們預備、提供最好的!這當中究竟多少是孩子主動要求和真正需要,抑或是由第二、三代嬰兒潮成長起來的父母為了滿足自身的欲求,未完成之夢想,而假借為了孩子設想以達成補償作用?誰也說不清楚!

 筆者就曾輔導過一位因強逼孩子跳舞和學鋼琴而弄得與女兒關係惡劣的家長,她連在電動牙刷上放牙膏的小事都為孩子代勞,目的就是要省下那丁點時間供女兒練就十八般武藝,不要孩子輸在起跑線上。最終,中年媽媽哭著說:「我幼時想學而沒錢,現在女兒多幸福,不用哀求,我已禮聘了良師,置備了名琴,只待她一展所長。」問題是:這是誰的需要?物質等於快樂嗎?文憑是知識的保證嗎?擁有學位即擁有生活智慧嗎?高薪厚祿,無風無浪,就不枉此生了嗎?最好的是誰的最好?當十歲、八歲的孩子仍要傭人幫忙清潔身體;上中學仍是父母代為收拾書包、追趕功課;稍不如意即放棄生命!成人是否做得太多了?我想問:何時父母才學懂放手?不懼怕孩子「受苦」,「失敗」?老師、家長何時才停止互相推諉,說不是「港孩」的製造者?還望「可憐」的天下父母,別再為孩子過份著想、過份犧牲而過份介入他們的生活,過份保護孩子、包容他們!請讓成人,孩子各有生活和成長的空間和界線!當「港爸」、「港媽」、「港成人」不再,「港孩」勢必也隨之而減少!那成長中的孩子才可稱得上是幸福的新一代。未知此日何時降臨?願港人共同努力!勉之!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11 Jul - O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