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英玲 家庭與學校合作事宜委員會委員


 不少人說,生活在今天香港的孩子真幸福。他們從小就得到父母的疼愛,物質供應源源不絕,連老師也不敢對他們苛責一句。「香港孩子」,應該是幸福的一群;不過,現在「港孩」一詞,卻帶有貶意,被用作批評年青一代差勁的表現,例如十歲「港孩」不懂綁鞋帶、升中「港孩」不懂自行洗髮,又或「港孩」對祖父母指罵、「港孩」向家傭動手,甚或「港孩」被拔去電腦電源就喊自殺、初戀失敗要父母出頭等等。當然,這不是所有香港孩子的共同表現,但也不是個別的零星例子。既然這種現象屢見不鮮,我們就需要正視。

港孩問題,責任誰孰?
 「港孩」問題,應否歸咎「港爸」、「港媽」?「怪獸家長」、「直升機父母」、「i-爸媽」,都被視為問題的來源。怪獸家長,要求教師提供教師用書,讓子女得到標準答案;直升機家長,連孩子的大學論文、面試、就業都施以援手。i-爸媽的眼睛,無遠弗屆,介入子女的生活各項細節,甚至延伸至子女的愛情、大學和職場。其實,百般呵護寵壞子女的家長,歷來有之,好像大良阿斗官、甚麼二世祖。為何今天特別普遍?那純粹是家長的責任嗎?恐怕不是。

 今日香港社會崇尚功利,講求成就。很多家長不知不覺地誤信,孩子未來的成就,建基於學業出眾;而學業成就,就是孩子自幼至長大的追求目標。為了贏在起跑線前,孩子自小就要為進入理想的幼稚園裝備,培養兩文三語、音樂美術舞蹈才藝等等;進到幼稚園,又為理想的小學裝備,參加各科補習,學習運動音樂體藝等等;然後向理想的中學、大學步步邁進。除了學業成就、體藝紀錄,其他一切生活就由父母、祖父母、家傭包辦。如此,綁鞋帶、洗髮等自理能力;對家人的禮儀、待人態度等溝通能力和情緒處理;面對情感、學業和就業的抉擇及挫敗的抗逆能力,都成了無關宏旨的瑣事了。家庭,孩子的自主、自理和自處,家長都沒心也沒閒去教導和培育了。

家校合作,匡正偏失
 「港童」問題,反映了社會的問題,社會不同持分者需要群策群力面對及糾正。家庭與學校,是孩子必不可缺的成長環境,也是改善「港童」現象的場所。家庭與學校必須通力攜手,匡正偏失,為孩子全面發展努力。如何發揮「共力」的效應?首先要建立「共識」。孩子的學習重心是甚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二十一世紀國際教育委員會(The.International.
Commission.on.Education.for.the.Twenty-first.Century)在1996年提出「教育的四大支柱」,又於2003年加入第五支柱。五大支柱,簡述如下:

1.學會知識(learning.to.know):
 學習基本的知識和技能,學懂整合生活知識,並選擇部分學科進行深度探索的內容。

2.學會做事(learning.to.do):
 學習動手做,也學懂做事的方法,更要養成處理不同情境的能力。

3.學會與人相處(learning.to.live.together):
 認識他人和他們的歷史、傳統及價值觀,以和平及智慧的方式與人相處,實現共同的理想。

4.學會自我發展(learning.to.be):
 學習獨立自主,具判斷力,同時對於群體目標,懷有責任感﹔發展個人天賦與長處,自信快樂地生活。

5.學會改變(learning.to.change):
 學習時常善察個人、社會及世界的改變,並透過學習,發展個人應變與主導改變的能力。

 由此可知,迎接二十一世紀的社會,我們的孩子除了擁有學科知識、體藝素質外,還要動手做事,學會與人相處,獨立自主,對自己和團體負責。此外,他們還要敢於應變,以至相信自己具有改變環境的能力。如此,孩子需要切實的生活空間,發展全人的成長。

 從家校合作來說,學校掌握教育的重心,可跟家長溝通、分享、交流,讓家長了解現代教育的宗旨與最新趨勢。當學校與家庭取得教育上的共識,才能發揮「共力」的效應,彼此合作,好讓孩子認識學習的方向,扭轉「學業為上」單一價值的情況。毋容置疑,改變社會價值觀,絕非朝夕之事,須具移山之志。寄望家校同心,幫助香港孩子踏出「港孩」的泥沼。他日「港孩」成為褒語,港人也可引以自豪。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11 Jul - O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