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步釗 裘錦秋中學(元朗)

 寫「港孩」這樣題目的文章,實在令人洩氣。滔滔滾滾的商業社會,成年人巧取豪奪,逐利當頭,然後又要爭相指責年青一代,我不願意附和。無論如何,眼前的情況,似乎都叫大家不滿意:如果事情屬實,遍地港孩,讀者或許就要扼腕痛心;如果真相遭誇大歪曲,我豈不是被強逼助紂為虐,冤屈了萬千孩子。

 這樣的一種探討與分析,其實只會落在非常老套的說法:社會的錯。社會的錯就是大家的錯,你和我和他都要負責。一個社會所崇尚和強調的,反映了他們智慧的總和,同是亦是價值觀的平均數;我們認為甚麼是重要的,甚麼應該做、甚麼應該捍衛,價值觀的建立和植入,孩子要負責,成年人更加要負責。當我們沒有教導孩子要有志氣、要有擔當、要顧念他人、要知所感恩、要愛國家民族;社會上,傳媒提供了甚麼資訊和判斷事物的方向習慣,政府樹立了甚麼榜樣和社會發展方向?在疼愛關懷和教育引導的過程中,為甚麼會經常失去平衡?這些問題,比「港孩」更本質地說明了我們的疑惑與擔憂。

 「港孩」也好,「怪獸父母」也好,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現實世界的倒影而已。科技文明把人困立在電腦屏幕前,個人主義由物理層面到理念層面,都膨脹到人類史上未見的高點。「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慎終追遠,民德歸厚」、「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恭而有禮,敬而不失,四海之內皆兄弟也」,一頁頁民族的倫理智慧和文化深情,都在時代發展中,假借蒼老過時的名義,被撕碎,然後隨風飄散在機械科技和商業財經的長空之中。在人類情感和倫常道德的興贈往還過程中,有多少會是過時的?只是我們這年頭一貧如洗,像時下愛說「窮得只剩下錢」,的確,這年頭的私情公義,像無法屈折的鐵棒兩端,永遠不能觸碰。於是,不正常的都變成正常,或者是我們早已分不清甚麼是正常,甚麼是不正常的了。學校教育,在這樣的景深中,是背城頑抗的失路將軍,還是狂妄自大的愚昧幫凶,我,時刻在深思、在警惕!

 我早說這是一道令人洩氣的題目,萬轉千回,眾裡尋他,原來問題在我們成年人。如果錯在我們,我就在其中,不應逃避,也無法逃避,要敢於面對和處理。有一天,我們的社會不再迷信「執輸行頭,慘過敗家」;敢說「求學不是求分數」,知道孩子的幸福並不在能否進名校,而是他可有找到甘苦相隨的伴侶、認識到多少真心的朋友、能否為自己的理想和個性而努力、追尋。

 我要說「但願生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大家蹙一下眉,就趕去為孩子的learning.portfolio排隊報名參加課外活動了,連回頭罵我一句的閒暇也沒有。既然大家都如此忙碌,那麼,即使遍地港孩,又如何!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11 Jul - O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