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志德 香港教師會

 「港孩、港父、港母」(又名「港童、港爸、港媽」)這三個稱謂構成的議題,依照近年流行的教育邏輯,似乎應該歸入通識教育科的學習內容。不過,教育改革的願景之一為「建立一個有助培養探索精神、啟發思考及創意的學習環境」(教育統籌委員會,2000:5),可見每一個教師
不論其學科或任教年級,都有責任讓學生、讓自己達致這個願景。以下嘗試探討「港孩、港父、港母」對於培養探索精神、啟發思考及創意所蘊含的學與教意義。

培養探索精神──尋找概念定義
 「港孩、港父、港母」這三個稱謂,雖然廣泛使用,但它們的定義卻莫衷一是。教師和學生可以攜手尋找「港孩、港父、港母」的概念定義,從而培養探索精神。

 以「港孩」為例,傳媒、專欄作者等經常引述「港孩」的特徵,如「三低」、「六不得」或「十大特徵」等,其中「三低」包括自理能力低、情緒智商低和抗逆力低,而「六不得」為「餓不得、飽不得、熱不得、凍不得、累不得、辛苦不得」,但是這些說法的出處總是語焉不詳,例如有指「三低」來自心理學家歸納所得,而「六不得」則是「有人形容」,連出處亦欠奉(〈港孩形成家長有責〉,2011年3月21日)。

 同樣,「港父、港母」的概念亦是諱莫如深,其中「怪獸家長」、「直升機父母」都是較常見的比喻。然而,「怪獸家長」普遍認為是指過度保護、重點栽培和事事投訴的家長,而「直升機父母」普遍是指像直升機一樣盤旋在孩子上空作時刻監控的父母,兩者的意思又是否相通相等?更重要是,倘若源於日本的「怪獸家長」跟出自美國的「直升機父母」,均能在香港相容,那麼「港父、港母」當中「港」的成分究竟有多少?那麼「港父、港母」、「日父、日母」與「美父、美母」又如何清楚區別?

 由此可見,現時社會各界對於「港孩、港父、港母」的討論,為學與教提供素材。教師和學生可以一起整理有關「港孩、港父、港母」的概念定義,加以比較,進而思考與實際情況的適切程度,作出合理的判斷,求證與求智並重。這種學與教的進路,有助培養探索精神。

啟發思考及創意──了解發展脈絡
 儘管就「港孩、港父、港母」這三個稱謂的概念定義不容易取得共識,但是它們產生的標籤作用值得重視。社會科學的標籤理論(Labeling
Theory)原是解釋偏差行為,它指出當一個人違反社會規範或團體規定的行為,會被貼上偏差的標籤,使社會大眾對他產生特定的刻板印象,而他亦會因為標籤而逐漸自我修正,強化偏差行為(Becker,.1963)。標籤作用與心理學的比馬龍效應(Pygmalion.Effect),又稱為自我應驗預言(self-fulfilling.prophesy)相若,簡言之,即標籤會產生刻板印象、預期想法,而事情的結果會受這些印象與想法所影響及強化,令預言成真(Jones,.1977),如圖1所示:

圖1:標籤帶來的影響

 從權力論看,標籤展示權力。因此,「港孩、港父、港母」這三個標籤代表某種權力,能使刻板印象得以鞏固,甚至合理化。這三個標籤合組成鮮明的旗幟,讓各種商品如報章雜誌、書籍文章、節目特輯、講座培訓、調查研究、服務計劃等,出師有名,可以大舉進軍市場,並廣受注目,於是香港短短兩年間(2009年10月至2011年9月)便有12本以「港孩」或「港童」命名的書籍出版。

 教師和學生可以對「港孩、港父、港母」標籤的來龍去脈,進行思考及創意討論,了解發展脈絡。探討「港孩、港父、港母」標籤的由來,是其中一個起點,例如:為何標籤會出現?何人貼上標籤?何時出現標籤?由標籤從何處來,進而思考它們往何處去,例如:為何標籤歷久常新?何人移除標籤?何時移除標籤?

「港孩、港父、港母」──從施咒到解咒?
 語言學家告訴我們,新詞彙隨社會發展湧現。「港孩、港父、港母」貌似描述特定群體的新詞彙,亦是將群體標籤的手段。為香港的孩子、父親和母親貼上標籤,向他們施咒,縱使他們並不如標籤的描述,也會受大眾投射的刻板印象及預期想法所影響,再遭到商品化和污名化,使負面形象牢固,只有盼望標籤移除的一刻趕快來臨,成功解咒,如圖2:


圖2:標籤的出現與移除

 描述特定群體的新詞彙湧現,不一定有助我們清楚辨別不同群體,反而會為許多人帶來壓力。近年既有「港孩、港父、港母」,又有「港男、港女」,使香港中年以下人口成為標籤的對象,孩子的擔負尤為沉重。今天被指為「港孩」一群,年紀漸長又被指是「港男、港女」,生兒育女後再被稱為「港父、港母」,人生旅途上有可能背上三重標籤,飽受三倍污名,可是解咒的日子遙遙無期。

 怎樣救救孩子?如何許他們一個未來?這可以用作培養探索精神、啟發思考及創意的入手點。



參考文獻
教育統籌委員會(2000):《香港教育改革建議》,香港:政府印務局。
<港孩形成家長有責>,《文匯報》,2011年3月21日,A24。

Becker, H.S. (1963). Outsiders: studies in the sociology of deviance. New York: Free Press.

Jones, R. A. (1977). Self-fulfilling prophecies :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hysiological effects of expectancies. Hillsdale, N.J.: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11 Jul - O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