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嘉軒 聖保羅男女中學(中七學生)


 在今天的香港,常聽見有人談論「怪獸家長」跟「港孩」等親子問題;在通識科公開考試,這是熱門的考題。到底在人稱教育制度健全、社會風氣輕鬆自由的北歐瑞典,情況又如何?

 今年暑假,我到瑞典走了一趟;有幸訪問到三位教師媽媽,然後再回到香港訪問三位本地媽媽,了解一下她們育兒之道的文化差異。

 首先,在香港,我們把過份為子女安排一切的父母定義為大家熟悉的「怪獸家長」;資深傳媒人兼大學講師屈穎妍《怪獸家長》進一步把「怪獸家長」定性為盲目溺愛子女的家長。

 萬萬想不到,如斯的家長在北歐早就出現了,還被社會學家專稱作「冰壺家長(Curling.Parenthood)」。北歐之行讓我了解到,其實每個家長總有他的「獸性」,在激烈競爭比較排名的社會中,父母難免為子女做多了。

 受訪者Christina.Echevarria說,冰壺家長每事都為子女擔憂,並希望子女的成長過程中遇到最少的阻力。你會問一個老掉牙的問題,漫漫人生怎麼可能沒有阻力、挫敗?最極端的冰壺家長就會用盡他們所有力量、時間、金錢將這不可能變成可能。這最終正道出一個大問題──孩子輸不起,抗逆能力(Adversity.Quotient)奇低。而其中一位香港受訪者則認為家長育兒本身有三大要素(3P's):供應他們所需(provide)、保護(protect)、為他們將來作準備(prepare),而怪獸家長就是每項都做得過多的家長。例如以前家長由子女踏單車風馳在路上上學,現在家長都不放心硬要開車管接管送。

 幸好,經過在香港瑞典二地的六場訪問後,發現原來這個問題沒有我們想像的嚴重。可能因為訪問對象都來自教育界的關係,這些教師媽媽都能在「洪流」中自處,找到自己成功的育兒之道。

 首先,她們走在最前線,深明現今家長的投訴文化,亦或多或少曾面對橫行霸道、橫蠻無理的家長們口沬橫飛;深知身為家長,孩子做錯事,就應該要給予指導。連瑞典受訪者也認為:時代不同了。以前,我們總覺得,即使學校老師不是至高無上,卻至少有她的權威,理應受家長們敬重;現在,部份家長們令學校望而生畏,上至教學質素下至課室溫度都可吵上半天,也實在有點可悲。

 依我看,家長們最好不要跟同輩的家長有過多接觸。你總有遇到一些典型的怪獸家長,出於愛子心切,你很可能會盲從式跟從著其他家長的行為,比如投訴、狂報補習班興趣班等等,十居其九都是跟風、「驚死蝕底」的羊群心態。心理學上,這叫從眾(conformity)。幸好,瑞典當地的教育制度比香港的來得輕鬆,福利保障也較佳;也間接令家長不太「怪獸」,最重要的是孩子們有個比較快樂的童年。

 比方說,瑞典人不流行讀幼稚園,他們的孩子大約7歲才首次踏入校園。打從出生那天,7年,就這樣,在遼闊的草地、冰川、湖光山色下玩個夠。雖然如此,這安排對他們的學習不單沒有負面影響,只讀了數年書的小學生們在「全球閱讀測試」上成績往往高踞榜首位置!曾聽說香港有家長為年僅一歲的兒子聘請英語補習老師來營造良好「語境」,聽上來也覺荒謬,但香港人這種愛競爭的心態,家長實不得不「怪獸」起來。再者,當地社會保障優越,即使是再平庸,中國人口中「沒出息」的人也生活得安穩無憂,不像得在香港被鄙視、要住房云云。

 常常有人詬病孩子們過度依賴外傭、不懂做家務、自理能力低劣。不過,在我的受訪者中卻沒有出現這個問題。他們都認為,連刷牙都要假手於人的孩子確實是存在,但仍有些家長有自己一套方法。要孩子聽教聽話,不做「港孩」,其實不難。家長們一定要明白,請外傭不一定要把孩子寵成王子、公主,而是令自己空出更多時間來陪伴子女。尤其是事業型父母,回到家中可能已經很晚了;若仍要為煮飯、洗碗煩惱,著實慘不忍睹。外傭的存在就是家長們可空出時間來陪子女,比如做家務,是頂好的訓練空間。根據觀察學習原理(observational.learning),父母是孩子的建模(model),如果父母自己也不做家務,便難以要孩子做家務。但若視做家務為跟父母一起「玩」,不截然不同嗎?他們大多都要求兒子慣性做一些簡單的家務如摺被、收拾自己的玩具等,再透過儲分換取回報。兩地的家長都認為這方法有效。明顯地香港小朋友傾向要物質上的回報(雖然有一位稱兒子曾天真得用二百五十分去換一個盛惠一元的彈彈波),而瑞典的小朋友則可滿足於區區一句讚賞。物質性的香港社會,果真不同!

 做訪問不易,但三位瑞典媽媽異口同聲的表示訪問能給她們一個反省的機會,實在令人欣慰又感動。這又讓我想到另一點──三位香港媽媽反而不約而同認為自己是合理非常的家長,不又正是一種文化差別嗎?指責子女的同時,自己的做法又是否妥當呢?的確值得深思!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11 Jul - O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