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漢森


 很多人都認同,任何教育改革如果不能落實到每天的課堂教學中,都只是徒具虛文。但是,如果由此推論出:只要學校有優秀教師,便可以把好的政策落實在課堂中──這就不符事實了。因為學校的教師團隊是一個小社會,教師雖然獨自入課室進行教學操作,但他們的教學表現深受團隊的組織結構、制度和文化約束,像兩人三足、龍舟隊伍、拔河隊伍……整體表現的質素不等於所有教師質素相加。如果團隊士氣高,正能量互動,整體能量遠大於個別相加;但如果團隊士氣低,負能量主導,爾虞我詐,勾心鬥角,整體能量便遠小於個別相加。

 一個鬥志昂揚的初生之犢,來到一間暮氣沉沉,到處都是山頭馬房的學校,無權無勢被人欺,救助無門,呼天不應,叫地不聞;任憑他三頭六臂,也無法抒展所長,很快就會氣餒變質,豪情不再。相反,一個未受過師資訓練的青年,來到一間正能量主導的學校,得到有效的指導和監察,有優秀同事作榜樣,無論他本來入行的動機如何,也會受到正面氣場感染和約束,成為一個稱職的教師。

 因此,衡量一間學校的質素,主要不是該校校長教師的學歷、年資、宣傳手法,而是教師團隊的士氣,和產生這種團隊士氣的組織、制度和團隊文化。近十多年來的外評政策令教師怨聲載道,但它遠較過去的督學制度只監察個別教師,更能抓住問題核心,它從學校整體看問題。但外評只做評鑒,「怎樣改進?」卻似有實無。

 未來數年有近百個校長退休,由新人掌舵的學校,會不會有新氣象呢?校長地位重要,但組織教師團隊,建立積極的校本文化,卻是艱鉅的工作。雖然所有校長都把教育理想掛在口邊,但心想的卻可能是另一回事;而且,校長要經營教師團隊,他像秦始皇、漢武帝般主導大局,還是像漢獻帝、明神宗般受制於中層,還要看實際的情況。總之,校校有本難念的經!

 我相信,沒有當事人會故意把一間學校搞到暮氣沉沉、長期減值的,但現實上,減值和不增值的學校很多。我們雖然可以歸因於校長或中層教師濫權、平庸、因循苟且,或者招收的學生質素本來就低等等,但我認為更可能的原因是,校長和中層未有足夠的魄力,經營一個龐大的教師團隊,和處理與過去截然不同的學生和簇新的教育問題。校長和中層需要教育理念和行政能力,而不單是教學表現優秀,或者善於討上級歡心。

 大量學校長期不增值的現狀令人憂慮。外評雖然可以較準確地評鑒學校,但對學校改進幫助不大。用殺校作要脅不是合理的做法,而且引起的副作用更惡劣。我們容易把學校團隊表現不濟歸因於個人,例如平庸校長或濫權主任之類,但我們更需要從人事的組合去考慮。辦學團體任命校長像周初分封諸侯,由他自建王國;我認為這種做法要改變。較合理的做法是,任命校長的同時,要有獨立專業的組織長期、定期對學校作評鑒和支援,協助學校建立健康的團隊文化。



香港教師中心 Hong Kong Teachers' Centre 2011 Mar - Jun